汽车资讯

独家对话黄怒波:做企业家和登珠峰都是挑战不确定性

发布日期:2021-07-03 18:4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25日电 (赵佳然)“登山时不会知道明天能否成功登顶,做企业也是如此,仅存伟大的幻想没有用,需要一步一步顽强挑战。”北京中坤投资集团创始人黄怒波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专访时,如此将企业家精神与登山精神联系在一起。

  1995年,黄怒波辞职创建中坤集团并担任董事长,通过投资房地产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在投资创业同时,北大中文系毕业的黄怒波从未放弃对文学的追求,同时与登山结下了不解之缘。目前,黄怒波已出版诗集、散文集十余部,并被翻译成九种语言,完成七大洲高峰的攀登并徒步到达南北极点,其中三次登顶珠峰,2018年率北京大学山鹰社登顶珠峰。

  前不久,黄怒波撰写的小说《珠峰海螺》正式出版,香港六盒采开奖结果香港马,作为一部“商战”“登山”双主题的小说,书中不仅刻画出攀登珠峰的艰难险阻,同时再现了企业家在商海鏖战中的跌宕起伏。

  《珠峰海螺》历时十年完成,结合了作者登顶珠峰的个人经历,浓缩了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图景,体现出不断创新、永不服输的精神气质。在接受专访时,黄怒波感慨道,企业家的挑战与攀登山峰有诸多相似之处,在遇到不确定性时勇于挑战的精神是一致的。

  中新经纬:前不久你再次登上珠峰和大本营,作为曾经成功登顶珠峰的企业家,此次再去珠峰有什么感受?有什么不同?

  黄怒波:我登过5次珠峰,其中1次失败,3次登顶。2018年,我作为总指挥带领北京大学山鹰社登珠峰,这也是世界第一支登珠峰的普通大学生登山队。那次经历让我感慨万分。

  2002年,山鹰社登山队在攀登西藏希夏邦玛峰的过程中遭遇雪崩,从此以后业内便认为大学生不能登这么高的山。但对我来说,回看民族历史,多少年来我们是从失败中走过来的,倘若因为一次失败而不再尝试,那么便失去了向上精神。所以,我不断地做北大的工作,2016年终于获得了学校的准许。

  探险不一定意味着冒险,要有一切可控的方案;同时,要强调组织纪律,要听话,这两点北大山鹰社都做到了。这次我们很顺利地登顶,从失败的地方站了起来,这样才对得起埋在雪里的那几个学生。

  这次再回珠峰,见到了相识多年的向导藏族弟兄们,我的心情非常激动。实际上,我的小说背景就是珠峰顶上,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新一代西藏人,他们从过去的放牛娃成长为了与国际接轨的新兴产业参与者。

  登珠峰对我最大的磨练就是,让我发现人在山的面前如此渺小,然而但只要肯坚持,就没有克服不了的东西。事实上,企业家的挑战跟登珠峰一模一样,就是挑战不确定性。登山时不会知道明天能否成功登顶,也不知道未来的危险在哪里;做企业也是如此,仅存伟大的幻想没有用,需要一步一步顽强挑战。

  中新经纬:最近你发表了一个演讲,题目为“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企业家精神的审美批判”,为何将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企业家精神放到一起?

  黄怒波:我们这一代做企业的人,也应该有一个反思。我们是谁?从哪里来的?我这次在演讲中谈到,古树参天是因为它的根深深扎在大地里;这一代企业家有如此成就,是因为赶上了好时代,并不是因为个人多么了不起。所以在这个意义上,我们要感谢这个时代。

  企业家这个名词是新出现的,过去我们被称为商人,企业家概念的出现,也代表着社会给予我们的尊重与认可,企业家在某种意义上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荣誉。然而,我们也需要反思:我们所做的是否全部都对?我们是不是天生应该得到这么多?

  从我个人的反思来讲,我认为这一代做企业的人,严格来讲都是套利型企业家,意思是并没有在传统的生产模式上进行创新,而是利用信息差或者机会差,拿到了别人拿不到的资源。

  举例来讲,为什么房地产富豪多?因为套利。改革开放之初,中国的住宅是个大问题,但当时国有企业没有重点做房地产。于是,民营企业便抓住机会,利用社会巨大需求和产品供给之间的差距,大量的房地产商由此而生。套利就是利用不同的信息和不同的地域不同的能力,获得你的利润。

  套利型企业家存在的问题是机会主义,比如今天倒钢铁,明天、后天又做不一样的产业。市场经济在发展过程当中,很多机会不是总是均衡出现的。机会主义背后的因素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,即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如果不做“老大”,就没有市场份额,存在一定“赌”的性质。

  从这个层面来说,我们需要看清事物本质,将企业家身上的社会达尔文基因剔除掉。如果我们得到的多,那肯定会有人得到的少;所以我认为,21世纪中国社会已经步入小康,我们要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,以及整个社会的和谐进步,不要落下任何一个人。

  中新经纬:你提到在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影响下,部分企业家产生了寻租与套利的两种倾向。从反思角度来看,你认为这种思想能清除掉吗?

  在数字经济时代,作为企业家要反思自己是怎么野蛮发展过来的,以及要给后来人灌输什么。我们需要考虑和谐发展的问题。如此来看,我觉得这个工作是刚开始,但总得有人来做它。

  黄怒波:在数字经济时代,人们从最传统的资源依赖走向了数字经济的依赖。数字经济的特点是透明、公平,要求企业不能依靠套利,而是需要技术创新,比如说芯片技术等。在数据化面前是造不了假的,这样一来又带来了另一种企业家审美的可能性,即追求创新。

  在数字经济时代,再依靠寻租和套利获取利益的模式将不再适合。另一方面,数字经济时代也是我们创业的最好时期,因为它允许你个体化、碎片化,也不一定依托传统资源。在这个时代,谁能够提高自己的数字素养,谁就会成功。

  中新经纬:你还有一个身份是北京大学创业训练营理事长,也接触了许多年轻企业家。在你看来,“九二派”企业家与“80后”“90后”企业家的创业逻辑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?

  黄怒波:我们创业的时候,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企业。我倒过钢材,卖过茶叶,也倒卖过复印机,那时候就只能逮着什么算什么,也是套利的表现。然而,创业成功的概率是极低的。

  这一代创业者面临的,是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以及完善的法制。由于中国经济的蓬勃成长,市场扩大,这一代人赶上了从未有过的好机会,而数字经济时代也给予了个人创业的自由。

  创新是需要敏感度的。当企业家不再创新的时候,就已经从企业家回到了商人。企业家的创新需要不停创新,但是由于财务自由问题已经解决,加之知识的局限性,“九二派”已基本丧失了创新动力。敏感与生存是相关的,当人们觉得“明天不做就活不下去”才会敏感,当功成名就之时就会缺乏动力。由此来说,现在的创新机会是靠新的一批企业家带来的。

  企业要适应现在的社会发展。现在的消费主力是年轻人,企业如果与年轻人脱节,可能就会受到影响。我认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到来会淘汰一批企业,不淘汰就没有进化。举例来说,传统汽车行业如果不做电动汽车,那么在5年内或将面临被淘汰的风险。

  我希望“九二派”能够好好反思自己,能够把自己的所得所失留给社会,要留给社会新的创新空间。

  黄怒波:那是一定的。社会的消费群体完全变了,所以企业的创业文化、传统模式也得变。我认为5-10年内,现在的大批传统产业都会消失掉。比如房地产行业,未来“00后”们也许不买房,认为租房就行了。所以,消费的观念的改变,www.099433.com使得传统行业将慢慢弱化。

  黄怒波:目前,民营企业与企业家和大众确实出现了对立情绪,这是全球都存在的现象;导致这一现状的原因是财富不公,这也是接下来需要被解决的问题。作为企业家有责任反思,虽然不一定要把钱都捐出去,但需做到低调。

  另一方面,对立情绪也反映出了社会进步。大家都在思考财富重要还是公平重要,这是人类永恒的主题。我认为,社会也需要进行宽容教育,减少对立。

  中新经纬:早在2008年,就有企业家呼吁开始新的商业文明。十几年过去了,在你看来新的商业文明诞生了吗?

  黄怒波:当然,现在的许多新的商业文明其实并没有被意识到。比如,企业越来越深刻地意识到寻租的风险;此外,法制的健全标志着社会的进步,也催生了新的商业文明。

  黄怒波:我现在正在尝试将旅游行业等重资产清退出来,创业做数字经济,包括数字孪生、虚拟人、区块链等。

  曾经我对互联网知识一点都不懂,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互联网信息与价值的理解。2017年,我带着北大山鹰社登卓奥友峰,此前我买了50多本互联网相关的书带上山,涉及新媒体、短视频等等。在山上读完这些书后,我便决定开始内容创业。

  随后,我策划的丹曾人文专注于线上及线下的素质教育。现在丹曽人文教育拥有100多个学者,60多部教程,内容涉及心理学、当代科技、人文地质等。我们将其做成多语种线上课,向全世界开放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在抢救文化。(中新经纬APP)